<dl id='dr4r'></dl>
<acronym id='dr4r'><em id='dr4r'></em><td id='dr4r'><div id='dr4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r4r'><big id='dr4r'><big id='dr4r'></big><legend id='dr4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i id='dr4r'><div id='dr4r'><ins id='dr4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<ins id='dr4r'></ins>
    1. <i id='dr4r'></i>

      <code id='dr4r'><strong id='dr4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tr id='dr4r'><strong id='dr4r'></strong><small id='dr4r'></small><button id='dr4r'></button><li id='dr4r'><noscript id='dr4r'><big id='dr4r'></big><dt id='dr4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r4r'><table id='dr4r'><blockquote id='dr4r'><tbody id='dr4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r4r'></u><kbd id='dr4r'><kbd id='dr4r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dr4r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span id='dr4r'></span>

            請你純潔地想起我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在线观看18_草莓视频在线无限观看_草莓影视在线观看视频

              往往純真的東西,會被我們用世俗的眼光復雜地解讀,於是,傷害,錯過。隻是,某一天,如果你要想起瞭我,請你幫忙,一定要純潔地想起我。
              1、七夕,一個人的生日
              2007年8月19日,是陰歷的七月七,那天是任重的生日。七夕,本是情人相會的日子,但身邊沒有一個人記得是他的生日。
              他自己也不在乎,因為一個月前,單位的同事都已經給他慶祝過瞭。他是農村來的孩子,鄉下過生日都是按陰歷算的,所以身份證和戶口本上都寫著7月7口,單位統計員工生日的時候,按照一般的習慣,就把他的生日當成陽歷來慶祝瞭。他不想自己顯得土氣和格格不入,於是也就沒有特別說明。再說,能有那麼多同事一起為他唱生日歌,這也是他20多年來從未享受過的待遇。
              他如往常一樣很晚下班,一個人呆在安靜的大辦公室裡對著電腦聽歌。看窗外的亮光慢慢變暗,景物都隱匿在黑色的帷幕下時,他才收拾東西回傢。回去的時候正好小區停電,他透著火機的亮光摸索到過年時沒有燃完的兩根紅蠟燭,鏡子裡微弱曖昧的光,映照著他的臉龐,他突然感覺到孤獨。他看著手機,仿佛在等誰一句溫暖的祝福,但沒有。
              夜裡,在他半醒半睡之間,枕邊的手機突然唱起瞭歌,他打開,是一條短信,幾行字,明明寫著:小哥哥,生日快樂。陌生的號碼,但他知道,發信息的人是誰,也隻有她,這樣稱呼著他。
              他一骨碌從床上躍瞭起來,手忙腳亂地回瞭信息,但沒有人回;打過去,也沒有人接,再打過去,關機。他有些沮喪,坐在床頭,抽起煙來。煙霧繚繞中,有關她的一些往事也隨之迎面撲來。
              他想,她還是記得自己的,隻是,她過的好嗎?
              2、假期,三個人的會面
              她叫戴陶,很多人都管她叫陶子,是他堂弟任遠的同學。
              他一開始不認識她,隻是從任遠的口中經常聽到她的名字。鬼靈精怪的,任遠好像很喜歡她的樣子。他還開玩笑地說,桃子,我還是粽子呢?
              沒想到,暑假裡前幾天,她真的尋上門喊他粽子來瞭。第一次見她,是任遠沒經過他的允許帶來的,她那時穿一個娃娃裝,很鬧騰的樣子。他憑直覺就不喜歡她,覺得她張揚。哪能對一個不熟悉的人就起外號呢?還粽子,多難聽。並且,他那時比她大瞭足足8歲。她高一,他研究生剛畢業,借住在叔叔傢的另外一套小房子裡。那年,他26歲,農村來的孩子多少顯得老成持重,而她18歲的生日還沒過,完全可以列入未成年人的行列。按道理說,她應該尊敬地喊他一聲哥哥,沒想到,她竟然見面就喊他粽子。
              看在任遠的面子上,他隻能忍受著,因為叔叔一傢對他很是照顧,他考上大學後,這多虧叔叔一傢的幫助,另外,他也把任遠當親弟弟一樣。所以,任遠的好朋友,他也隻能順帶著隱忍著對她好。晚上,他帶著他們去吃燒烤,沒想到,兩個小傢夥竟然問他要啤酒喝。她一邊喝一邊學著韓國電視劇裡的小女生問他,粽子,你還沒有女朋友嗎?26歲瞭,都成大叔瞭,連個女人都沒有,很失敗啊。他感覺很丟臉,紅著臉不知道該說什麼。而她完全不管不顧他的感受,繼續說,如果你喜歡小的,我給你介紹幾個美眉來。他完全說不出話來,最後借口有事早早離開瞭。看著兩個小傢夥喝得興高采烈的樣子,他算是見識到瞭90年代的孩子是什麼模樣。他感覺他們之間相差8歲,如果按3年一個代溝的話,他們之間至少相差2個以上的溝壑。
              此後,她就如一顆糖果粘住瞭他,有事沒事就往他住的地方跑,有時是拉著任遠,有時是她自己,而她來的時候,他大部分時間都在努力寫稿子,為報紙雜志編織一些俗氣的愛情故事。他也不太理她,而她竟然很安靜,就扒拉著他桌子上的書獨自一個人去看。他有時竟然看不懂她,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?不過他也懶得多想,隻是礙於面子忍受著她。但女孩的心都是敏感的,他不冷不淡不遠不近的態度讓她來的次數越來越少,以至於後來,很長一段時間看不到她,他竟然有些不習慣。
              等任遠說,陶子要辦出國瞭。他才知道,她很小跟著爺爺奶奶一起生活,在加拿大的父母早就希望她過去瞭。臨走前,她托任遠向他耍瞭幾本書。之後,她便從他的生活裡消失瞭。
              3、雜志社,網戀中的邂逅惡作劇
              暑假過後,他進瞭一傢知名的雜志社。這份工作他很喜歡,因為能結識全國各地的文字愛好者,而這其中,他與一個叫格格的女孩尤其投緣。
              他們沒有見過面,也沒看過照片視頻之類的東西,隻是通過一個簡單的信箱來聯絡。她的文字很感性,有些灰色,有些安妮的風格。其實這些文字,有一大部分並不適合刊用,但總能很輕易地觸動他的心。她的來信也很特別,標題永遠都是格格加上寫稿子的日期,仿佛日記的樣子,在眾多的來稿中很是醒目。有時,她發來的並不是稿件,而是日常煩瑣的記事和心情,但她的字裡行間總有對陌生城市的迷茫,對愛的渴望,就如他從鄉下到城市裡的感覺同出一轍。他想他是理解她的,所以對待她的信,他總是及時的回復,中肯地提出自己的修改意見,偶爾也發一些自己的感慨。時間長瞭,他們仿佛變成瞭生活中的好朋友,而不僅僅是作者和編輯之間的交流。但誰都沒有提出其他非分的要求,他們隻是對著彼此默默敞開著心扉,那是在現實生活中無法排泄的情緒。
              那時,格格是他工作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,他甚至開始幻想,這個女孩會是什麼樣子,有著怎樣的性格和容顏?她就如一個謎悄然走進他的內心。但他總不奢望能與她有什麼結果,畢竟,網上的東西太過於虛幻。
              那是一段甜蜜又憂傷的日子,他覺得自己不可思議地陷入瞭一場莫名其妙的網戀中,而他對她的其他情況一無所知。為此他拒絕瞭與很多女孩交往的機會。他想她應該是知道他的內心的,隻是誰都不願意說而已。
              一年後,格格還沒有進入他的現實生活,而陶子回國度假瞭。步行街上,他分明看到陶子隆起的肚子,陶子的身邊站著一臉苦相的任遠。他的第一意識就是任遠和陶子闖瞭大禍,沒想到,任遠見到他後,就扔下陶子一個人走瞭。
              陶子說,她懷孕瞭,暫時回不瞭傢。她仰著臉看著他的眼精說,你能幫我擺平嗎?他頭一次遭遇到這樣的事情,有些不知所措,但他還是把她領回瞭傢。他又在一傢酒吧找到悶頭喝酒的任遠,任遠說他媽的,孩子不是他的,他喜歡她但從沒有碰過她。他的頭大瞭,回傢的時候還是買瞭很多水果,可推開門,她正歡天喜地地躺在自己的床上又蹦又跳呢?在她的衣服下面他清晰地看到一個黃色的靠墊。
              她看到他,忙亂地整理,他哭笑不得,她畢竟是個愛鬧的孩子。
              4、鳳凰,帶著願望的荷花燈
              格格的信還是每天準時到達,他心情很好,也就不和陶子計較瞭。
              陶子的爺爺奶奶來看過陶子,就安心地讓她住在他那裡瞭。她在別人面前,甜甜地叫他小哥哥,裝著一副乖乖女的形象。他想,她該用這招數騙過很多人吧。任遠知道事情的真相 後,也屁顛屁顛地趕來,但明顯地,陶子開始對他冷淡瞭許多。
              他問她為什麼,她振振有辭地說,如果我是真懷孕瞭,他早就跑瞭,這樣的朋友,見死不救,沒勁。他笑笑,隻當是小孩子的拌嘴,也就沒放在心上。
              單位組織去湖南鳳凰旅遊,她也非要跟著去。沒辦法,他隻好帶著她去瞭。一路上,他哥哥姐姐地叫著,如一個快樂的小鳥,很多人都喜歡她。他也發現其實她很可愛,隻是從小和父母分開,性格敏感瞭些,之前的那些粗話和舉動都是引起別人註意的惡作劇罷瞭,那些都是裹在表面保護自己的工具而已。
              旅途中,那天夜裡,陰歷的七夕夜,他還是忍不住偷偷告訴她是他的生日。她拉著他溜瞭出去。穿過土傢風韻的吊腳樓,她買瞭一盞小巧的綠色荷葉與粉色花瓣的燈。站在一架窄窄的石墩小木橋上,她神秘地寫上一張紙條,放在燈盞裡,隨著流水一起飄進瞭河裡。他問她寫的什麼,她狡黠地說,生日快樂。那是他第一次和別人一起慶祝自己的陰歷生日。
              幾天的旅程過後,他正在電腦前向格格匯報行程,任遠就沖殺瞭過來。他說,哥哥,你離開陶子吧,我感覺陶子喜歡上你瞭。他頓時睜大瞭眼睛,這怎麼可能呢?我隻當她是小朋友,況且我還有格格呢。
              他突然有些害怕瞭,她對他的熱情地總找不到理由,而今越發覺得任遠猜測的是對的。他沒再猶豫,隨即向單位請瞭長假,回老傢瞭。他想,隻有自己的離開才能阻止這件不可能的事情發生。
              他想,陶子應該知道他的逃離代表瞭什麼吧?
              5、茶館,一個秘密的解開
              一個月後,確定陶子回加拿大後,他才安心回去上班。
              聽任遠說,陶子因為他的離開很傷心,但她的行為也受到很多人的譴責,很多人都覺得她是一個地道的壞女孩。她一開始還哭,後來竟然沉默瞭。很快,爺爺奶奶把她送瞭回去。回到加拿大後,她心情抑鬱,曾一度抵制與外界接觸,封閉自己,現在正在接受治療。
              他覺得自己很卑劣,心裡有一肚子話要發泄。可打開信箱,竟然沒有格格的信。他按照原來的信箱發過去,可都是石沉大海,不見回復。他拉下面子要求,格格,我們見個面吧。仍然沒有回答,在他堅持發瞭兩個月的信後,他放棄瞭,他想網上的東西畢竟是虛幻瞭,誰先愛上,誰就會因為不能走進現實而受傷。
              生活又恢復瞭平淡,隻剩下他無休止的工作。陶子和格格的影子交替出現在他的眼前,有時他就懷疑,她們會不會是同一個人。或者,她們都未曾出現在他的生活裡。
              但,意想不到的是,3個月後,格格主動聯系瞭他。在一個安靜的茶館,他見到瞭一個安靜如水的女孩。她說,任重,我對你失望,你傷害瞭一個女孩的純真的心。後來,我才知道她竟然是陶子的一個同友。
              她說,任重,其實,陶子並不是愛你,她隻是喜歡你。她從小離開父母,身邊隻有爺爺奶奶,為瞭讓她以後出國有更好的發展,於是就對她的學習要求很是嚴格。所以,她孤僻,沒有人和她玩,所以她有些叛逆,她希望有個哥哥,如任遠一樣的哥哥。見到你對任遠那麼好,她很希望接近你。她所做的一切舉動也全是為瞭引起你對她的註意,但你並不理解。後來,她到瞭加拿大,陌生的國度和生疏的父母親情讓她更渴望得到關心。於是,她就打聽到你的消息,但她怕你不理她,就以作者的身份和你取得聯系。她取名格格意思是哥哥的意思,後來,她怕你誤會她的感情,就讓我來替她辦這個事情,而我慢慢對你產生瞭好感,她很為我高興。她假期回來的一個目的,就是為瞭撮合你和我之間的事,但沒等到這個時機,所有的人都誤會瞭她的情感,而你,也臨陣脫逃。她想解釋,但沒人給她機會,於是她走瞭,並且日益抑鬱。任重,你傷害瞭一個女孩最純真的感情。
              格格離開時,他還一直默坐著,淚眼朦朧中,他仿佛又聽到瞭陶子在叫他小哥哥,清醇的沒有一點雜質。
              6、深夜,那一條晚來的短信
              至此,格格再沒有出現過,陶子也斷瞭消息。
              隻是每年的七夕,他都會想起那盞隨江漂流的荷花燈,還有那燈中的紙條,一定寫著一個女孩對親情的願望。隻是,他用另外一種方式傷害瞭,也錯過瞭。
              而今年的七夕,任重因為深夜的這樣的一條信息,他終於釋然地笑瞭。他想,她終於可以原諒自己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