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tq7y'></fieldset>

    1. <tr id='tq7y'><strong id='tq7y'></strong><small id='tq7y'></small><button id='tq7y'></button><li id='tq7y'><noscript id='tq7y'><big id='tq7y'></big><dt id='tq7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tq7y'><table id='tq7y'><blockquote id='tq7y'><tbody id='tq7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tq7y'></u><kbd id='tq7y'><kbd id='tq7y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ins id='tq7y'></ins>

        <code id='tq7y'><strong id='tq7y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acronym id='tq7y'><em id='tq7y'></em><td id='tq7y'><div id='tq7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tq7y'><big id='tq7y'><big id='tq7y'></big><legend id='tq7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span id='tq7y'></span>

        <dl id='tq7y'></dl>
        1. <i id='tq7y'><div id='tq7y'><ins id='tq7y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i id='tq7y'></i>

            我的警察女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在线观看18_草莓视频在线无限观看_草莓影视在线观看视频

                可惡的小偷
                我傢離單位很遠,乘公交車有十
                幾站路,每天擠車的滋味真是不好受。
                這天,我擠在車上,好不容易到站瞭,車還未停穩,人們像潮水般朝車門湧來。裹在人群中,我覺得有人撞瞭我一下,一摸褲兜,錢包不見瞭,我大喊一聲"抓小偷".
                聽到喊聲,那個撞我的小夥子跳下車撒腿就跑,我也跳下車,邊喊邊追。那小偷回過頭,隻見他瘦猴臉、招風耳、一對大牙歪擰在一起。好小子,讓我抓到,要你好看。我鉚足瞭勁兒向前跑,眼看就要抓住瞭。忽然,腳下飛來一條掃堂腿,讓我摔瞭個嘴啃泥。還沒等我反應過來,雙手就被戴上瞭手銬,隻聽有人一聲怒吼:"警察,老實點!"我扭頭一看,原來是個年輕的姑娘。我氣憤地大聲辯解,可她卻不管,像老鷹抓小雞一般把我拽瞭起來。
                等到瞭警局,弄清事情的原委後,捉我的女警一臉歉意地陪我走出反扒隊大門。此時的她,抓我時的霸氣盡失,倒像個犯錯的孩子,紅著臉連央求帶拖拽,把我拉進一傢餐館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怒氣未消,不理不睬。女警點瞭菜,連賠不是:"你們倆朝著一個方向跑,又跑得那麼近,我還以為是一夥呢。"
                原來女警叫羅英,前年警校畢業,分到交警隊幹瞭兩年。因表現好,調到反扒隊,今天是她上崗第一天。
                原來是新手,我的語氣緩和瞭:"得,我就認倒黴吧。"吃飯時,羅英不斷給我夾菜倒酒。吃罷飯,她掏出一疊錢遞給我:"唉,剛才筆錄,小偷偷瞭你四百五十五元,你點點吧。"
                我一聽這話就愣住瞭:小偷跑瞭,警察來賠錢?真是天下奇聞!我不由打量瞭她一眼,心想:這個女警察倒是挺特別的!可這錢我怎麼能收?再說瞭,比起包裡的錢,這隻錢包本身更讓我心疼啊!鱷魚皮料,鉑金鑲邊,正中雄鷹標牌上的那雙鷹眼,鑲嵌的是南非鉆石,價值1500美金,是我已故的父親留下來的,對我來說,意義重大啊!
                聽我這麼一說,羅英溫和的臉一下嚴肅起來:"剛才做筆錄的時候你怎麼不說?"我負氣地說:"說有什麼用,你能給我找回來?"
                她沉下臉:"你吃好瞭沒有?馬上跟我回警局,重新做筆錄!""我還有急事!""那不行,1500美金相當於1萬多人民幣,夠上大案瞭!走,險些鑄成大錯。"
                倒像我故意瞞她似的。得,為那錢包,我又乖乖跟她"二進宮".
                反扒女郎
                丟錢包的事已過去半個月瞭,羅英給我打瞭兩次電話,說小偷畫像她已畫好,讓我去看看像不像。我懶得去,這百萬人口的城市去哪兒找,還不是大海撈針。
                那天我下班擠車往傢趕,感覺身邊一個時髦女郎老往我身上靠,那一身香脂氣把我熏得暈暈乎乎。我覺得不對勁,就留瞭個神,果然車子拐彎時一個急剎車,時髦女郎的手就趁機伸進瞭我的口袋。可出乎意料的是,我還沒來得及喊出聲,站在她後面的一個灰發老婆婆就閃電般伸出手來,把時髦女郎胳膊一擰,銬瞭起來。
                老婆婆摘下假發套,晃晃頭,披散下一頭黑亮的長發對她說:"跟你三天瞭,‘千手觀音,果真出手不凡呀。"又扭過頭問我,"錢包是你的嗎?"
                "是!"
                "那好,跟我下車,你是當事人得作證。"
                我一看,這不是羅英嘛,怎麼跟演員似的,裝啥像啥。就這樣,我又跟她進瞭警局。辦完手續,羅英從辦公桌上拿起一幅畫像問我:"你看一下像不像上次偷你錢包的傢夥?"
                我接過畫一看,差點笑出聲來:"不像,不像……"於是,我邊說她邊改。不一會,那個小偷的臉就活靈活地出現在羅英的筆下。
                錢包丟瞭一個多月,沒任何消息,這是我意料中的。不過,我也算長瞭見識,我坐的這趟公交車,是小偷出沒的地方,也是反扒警察重點部署的場所。羅英就經常出現在這條線路上,有時化裝成中年婦女,有時又變成女大學生。每次我認出她時,看著她那副像模像樣的裝扮,就忍不住想笑,而她卻完全不動聲色,隻是在眼睛裡才閃出一絲我讀得懂的問候。
                那天車走瞭幾站,上來三個年輕人。幾乎是同時,裝扮成盲人的羅英不知從哪鉆瞭出來,胸前掛著個舊挎包,手裡拄著拐棍朝他們靠瞭過去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現在已有瞭經驗:凡是被羅英盯著的,大多不是好東西。不過今天這仨小夥,個個人高馬大,羅英能是他們的對手?我不由替她捏瞭把汗。
                因為車上人多,這三個傢夥一上車就動手瞭,一個掏出乘客口袋裡的錢包,然後迅速轉移到另一個傢夥手中。從配合的默契程度看,這三個傢夥絕對是作案老手。就在他們準備向第二個乘客下手的時候,隻見羅英雙臂一揮,從胸前的挎包裡掏出兩副手銬,"咔嚓咔嚓"同時把兩個傢夥的手銬瞭起來。第三個傢夥見勢不妙,從腰裡拔出匕首就朝羅英刺去。
                說時遲,那時快。我一邊大喝"不許動!",一邊一個箭步沖過去,抱住那個傢夥的胳膊。那個小偷拼命掙脫,但胳膊動不瞭,隻得反過手腕用刀往我大腿和肚子上紮,我隻覺一陣鉆心的痛,可我不敢松手。我知道,松瞭手,他的刀一揮起來,局面會更麻煩。羅英很快騰出身來,轉身狠狠一拳,就把持刀的傢夥打昏過去,而我也因失血過多昏倒瞭。
                賺瞭個媳婦
                我是被哭聲喚醒的。睜開眼時,我已躺在病房裡。羅英趴在我的床頭,竟哭得像淚人。我心頭一熱,卻碰碰她開玩笑道:"別哭啦,開追悼會吶。"她抬起頭,見我醒瞭,破涕為笑。
                因為沒有親人,反扒隊特意安排羅英照顧我這見義勇為的"英雄".不過令我費解的是,不知啥時,羅英已經成瞭我的"媳婦"!護士找羅英,就問我:"你媳婦呢?"同室的病友更是口無遮攔:"你怎麼一個人出去,你媳婦到處找你呢!""你媳婦看你睡覺,讓我告你一聲,她去買水果,一會就回來……""你媳婦……"
                開口閉口就是"媳婦",我沒好氣地問:"誰告訴你,她是我媳婦的?"
                病友愣瞭一下,接著恍然大悟地說:"噢,對,沒過門應該叫女朋友!"
                後來,我總算弄明白瞭。原來我被送進醫院搶救時,醫生說刀子紮破瞭腸子,需要馬上動手術。可動手術需要傢屬簽字,由於時間緊,傷情重,羅英想也沒想,劈頭就問醫生:"女朋友簽字可以嗎?我就是他的女朋友。"於是眾目睽睽之下,她在親屬欄裡鄭重地簽下瞭自己的名字。
                就這樣,羅英一直陪伴我,倒水端飯,照顧得無微不至。
                一天,羅英出去瞭,病友又給我打趣:"你可找瞭個好媳婦,漂亮、勤快又體貼,哪輩子修的福啊。"
                話雖中聽,我卻樂不起來:"拜托,人傢早名花有主瞭。"
                哪知,這話恰好讓羅英聽見瞭,趁病友不在的時候,她氣沖沖地問我:"你憑啥說人傢‘名花有主?"
                這叫我如何解釋?硬著頭皮講吧。那天她掏飯票把警官證掏出來,我無意間看到裡面夾著一張小夥子的照片,心裡一陣莫名其妙的酸楚:準是她的對象,要不怎麼隨身帶著?
                誰知,她聽瞭哈哈大笑,掏出警官證取出照片遞給我說:"好好看看,我這‘朋友你最熟悉。"我一看:瘦猴臉、招風耳、擰門牙,這不是偷我錢包的小子嗎,是那張畫像的縮小版。原來,羅英一直隨身帶著它,在茫茫人海裡找尋。
                永遠的保鏢
                兩個月後我可以下床瞭,羅英讓我陪她逛濱河路。一路上,她攙著我,好不乖巧,讓我產生表白愛情的沖動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一瘸一拐吃力地走著,傷腿有些不聽使喚,汗不住地往下淌。我抓著她的胳膊,喘著氣說:"看來,我還真需要一個像你這樣的保鏢。"
                這個傻丫頭不解地問:"你做談判代表也需要保鏢?"
                我不動聲色地回答:"當然,終身的形影不離的保鏢!"
                她準是聽懂瞭,臉紅得像芍藥花,故意低聲說:"我可當不瞭,害你丟錢包,又讓你受傷流血,差點為我……"她不說話瞭,卻將我扶得更緊瞭,我們就這樣慢慢地走著。
                假日的濱河路人群熙攘,姑娘們提著購物袋穿梭於商場間,可羅英既不看商品,也不購物,兩眼不斷地掃視著人群。我心裡暗笑:職業病,休息也忘不瞭抓賊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們走到9路公交車的站臺,準備等車回醫院,車上擁下來一群乘客,我剛要上車,羅英忽然拽住我跟著人流走。我很奇怪,等走到小賣部,她忽然對我悄悄說:"你看那人!"
                我扭頭望去,隻見一個瘦猴臉、招風耳的傢夥,正齜著牙掏錢買煙,手裡那個鱷魚錢包鑲著白金邊,鉆石鷹眼閃閃發光。那不就是偷我錢包的小偷嗎?我大吼一聲撲瞭過去。
                眼看就要制服這個傢夥瞭,突然,他手臂一掄,幾隻錢包飛向天空。其中一隻被高高地拋出,在天空劃出一道弧線,越過江堤,飛進瞭黃河裡,漫天飛舞的紙幣慢慢落在河面上。
                我還沒反應過來,羅英已迅速撿起地上的錢包,又一個箭步跨上河堤,"撲通"一聲,縱身跳進河裡。不明真相的行人見狀圍攏過來,大聲呼喊:"救人啊,有人跳河啦!"
                巡警過來瞭,我把小偷交給他們,就趕到河堤前。隻見羅英在河水裡奮力追趕那隻錢包,河水散開她的頭發。她不時地甩頭、換氣,而錢包在浪中忽隱忽現,很快沒瞭蹤影。
                看著她絕望地在水中沉浮、覓尋,我跳入水中,抓住她:"你瘋啦!為個破錢包把命搭上,值嗎?"
                羅英終於忍不住孩子般哭起來:"那錢包,是你、珍貴的紀念,我得找、找回來……"哭著哭著,她清醒過來,凍得下牙打上牙,問:"你、你,幹、幹嗎,也跳下來?傷才好點……"
                我緊緊摟住她:"當你的保鏢,當你永遠的形影不離的保鏢呀。"
                我倆緊緊牽著手,幸福中又帶些失落地向岸堤上遊去。忽然,她黯然的眼睛放出欣喜的光芒。我順著她的目光望去,隻見河岸階梯邊的角落裡,一個鑲著白金邊的黑色錢包在渾濁的拍岸浪裡沉浮,那顆鷹眼鉆石在陽光下射出瞭迷人光芒……